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9街

.

 
 
 

日志

 
 

公民政治与公民艺术:一种新的批评理论  

2011-01-20 11:02:31|  分类: 疯狂的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南溟

公民政治与公民艺术:一种新的批评理论 - 麦子方 - 麦子方

         1999年,王劲松拍了北京将要被**地区的房屋墙上的执行令“拆”这个字,王劲松将它命名为《百拆图》。在1990年代,用镜头来发现社会片断并聚焦社会片断的摄影与拼贴与电脑合成的观念摄影开始拉开了距离,像我在1996年左右拍摄的BP机号码墙(后来BP机号机墙变成了手机号码墙),1998年倪卫华与王家浩成立了“都市线性小组”,讨论城市发展问题,其中的摄影就是拍摄当时的街头广告牌的标语《发展是硬道理》都是这类摄影,我在其它的评论文章中提到,如果将王劲松的《百拆图》与倪卫华的《发展是硬道理》两组摄影放在一起,那就可以将两组不同的作品在同一种语境中互为阐释,当然我的这一主张不仅仅是出于展览效果,还涉及到如何从事和如何评价中国当代艺术和如何认定“中国”的问题,这就是我与周彦的那次争论,周彦在文章中举王劲松的《百拆图》为例来证明中国的当代艺术要有中国符号,而批判我的后殖民主义艺术批评对中国后殖民当代艺术的批评,而我将倪卫华的《发展是硬道理》置于王劲松《百拆图》语境中讨论就是要克服对王劲松的作品仅仅作中国符号的解读,甚至于看到“拆”这个中国字就心理很踏实地认为中国有自己的当代艺术的简单批评现象,而利用汉字正是在中国当代艺术创作中沦为中国符号的劳动竞赛,批评对这种创作的追捧完全是跟着后殖民状况的指挥棒转的结果。

        我在《周彦的文章浑身是病》具体对王劲松的《百拆图》,我现在简化为《拆》作品作了分析,从2006年我对周彦的无情批判直到2008年我策划完了五个摄影个展,并在期间我在各地作的《纪实摄影的三种模式》的演讲中都提出如何评价《拆》这个作品的问题,我收录了对王劲松的《拆》作品的几种阐释,一种是栗宪庭的阐释,他是从保护北京旧建筑的城市规则来的对拆的批评,王劲松的《拆》提供给我们的是北京旧建筑遭到严重破坏这一事实,当然梁思诚的理论重新受到知识界的重视有关,也与发展的城市发展的状况有关;第二种解释是高名潞和周彦的解释,中国当代艺术要有区别于西方的另类现代性,在他们 的另类现代性表述中更多是中国当代艺术如何与中国美学相关,所以王劲松的《拆》,因为有了墙上的这种拆的汉字而成了他们的中国现代性的案例,尤其在周彦的文章中成为了要反驳我的后殖民主义批评的案例,而要放弃对中国当代艺术的活生生现实的思考而局限于有表面中国符号的作品上,或者只认定作品在表面上的中国符号。这种中国现代性的批评其实很简单,就如他们说的,一定要在自己的文脉中找到自己的而不是西方的根源,而不顾中国问题情境中的中国已经与西方的(假如我们还称它为西方的话)无法截然分开的事实。

        其实像高名潞与周彦的这种批评思路在中国早已有之,而且一再被宣扬并且非常深入人心,类似于民族主义情绪的受众面总是会广的那样。当然,与高名潞、周彦交织在一起,王劲松的《拆》还有两种阐释,一种是现代书法领域,因为王劲松的图片中有“拆”这个书写体,所以它经常会被放在现代书法的专题中作为现代书法的一件作品予以观看,“拆”这个书写体可以让那个领域的人看到“民间书法”的趣味,当时正好是民间书法研究和学习的热门时期,当然,抽掉拆这人社会背景而只看这个“拆”字,每笔皆爽民间书法可以破除院体书法的死板,这也是从康有为开始提倡民间书法的原因,但这个“拆”字与民间书法的讨论并不能等同,因为它有一个社会现场,尽管提这个社会现场,至今还会被批评家误认为是以前我们讲的现实主义。当然还有一种解释只能是称为“太有才了”,因为王劲松是中国艺术家做的中国当代艺术,所以用中国符号来解释王劲松的《拆》像是一个正确的方向,有一种阐释就是直接将“拆”与CHINA作谐音式处理,将“拆”的读音变调为英语中的CHINA,好像这样一处理就成了完美的中国当代艺术了。所以从栗宪庭到中国现代性以来的美学和艺术趣味,恰恰反映了艺术批评从中国问题情境一步步退到中国符号的问题。

         我以王劲松的《拆》为例所举的对它的四种阐释,可以让我们知道,从中国社会现状的思考退居到中国美学迷恋就会是这样的结果,当然这种中国美学迷恋都是我在这里要批判的,这一点栗宪庭比他们深刻得多,所以,上述四个阐释法,可以让我们看到当代艺术批评一旦离开了作品的真正现场,它会发生怎么样的偏移,而这种偏移对中国当代艺术的生命会带来什么样的伤害。所以我无法不去批判这些将中国当代艺术中无视社会现场而予以中国现代性(其实不可能有现代性的)表皮化的评论主张,更何况,在我的批评系统中——即批评性艺术与自由社会理论——栗宪庭这种敏感而又深刻地对王劲松《拆》这件作品的阐释,还需要有更进一步的发展,所以我在对王劲松的《拆》的四种的阐释外加入了新的阐释,即王劲松的《拆》的意义不是CHINA的意思,不是现代书法的笔触,不是以汉字区别于西方的中国当代艺术,当然是与栗宪庭所说的中国问题相关联的艺术,我在栗宪庭的基础上对“拆”作了进一步的追问,栗宪庭所说的“拆”破坏了旧建筑,只是保护旧建筑的政策问题,而更大的问题是,“拆”与新建筑的形象工程,直接呈现了一个发展中国家的强权发展模式和“物权法”的不发达或者根本就没有的状况。

         在这种情况下,我会将倪卫华的《发展是硬道理》作为王劲松的《拆》背后的口号来处理,尽管他们是两个不同的艺术家做的两件不同的作品,甚至我还可以将倪卫华在2008年拍摄的《共建和谐社会》也放到这个展览现场,让它们再多一个维度。即从《发展是硬道理》到〈拆〉,再到〈共建和谐社会〉,这本身在说明由于〈发展是硬道理》到《拆》所导致的社会是绝对不和谐了,所以才变成了要〈共建和谐社会〉。艺术家通过作品在告诉人们,我们的社会出了问题。尽管艺术家作品都是有关实地的拍摄而并没有说话。

公民政治与公民艺术:一种新的批评理论 - 麦子方 - 麦子方

公民政治与公民艺术:一种新的批评理论 - 麦子方 - 麦子方

公民政治与公民艺术:一种新的批评理论 - 麦子方 - 麦子方

应该说,王劲松的《拆》得到了更重要的阐释不是来自于当代艺术批评,而是来自于民生状况,同样倪卫华的《发展是硬道理》和《共建和谐社会》的作品也有了民生状况的更进一步的说明,重庆钉子户能让民众钦佩已经是代表了民意的转向,公民不服从是这种钉子户得到钦佩的理论背景,当时称为“中国最牛钉子户”,唐福珍事件将“发展是硬道理”以来的城市化进程中所发生的民生冲突再次突显了出来,这是一个通过网络传播而改变了专制新闻后的公民新闻:

 

    2009年11月13日早晨,在成都市金牛区天回镇金华村发生一起恶性“**”事件,女主人唐福珍以死相争未能阻止政府组织的破拆队伍,最后“**”于楼顶天台,烧得面目全非。数人被拘,数人受伤住院,地方政府将该事件定性为 "暴力抗法?",这就是一条社会新闻,**与唐福珍的抗拒**,乃至以**来抗议的悲剧,及其唐福珍的家属因此来被关押,使得网络民主启动了监督程序,唐福珍在这个**事件中,**是她作为一个弱势人群的最有效的行为,尽管这个行为的结果也是以失败而告终,用流行的功利主义的口吻来说是无效的。而我们随后可以看到就是唐福珍的**现场,原来是住宅地,而现在已经推倒为虚墟的地方,民众自发送满了花圈以示悼念。

公民政治与公民艺术:一种新的批评理论 - 麦子方 - 麦子方

公民政治与公民艺术:一种新的批评理论 - 麦子方 - 麦子方

公民政治与公民艺术:一种新的批评理论 - 麦子方 - 麦子方

公民政治与公民艺术:一种新的批评理论 - 麦子方 - 麦子方

 

    我们现在再回到三件作品,从倪卫华的〈发展是硬道理〉到王劲松的〈拆〉,再到倪卫华的〈共建和谐社会〉来看社会发展模式,2010年初,北京正阳艺术园区也面临**,艺术家们为了补偿问题与开发商进行了交涉,尽管是艺术园区,但我们看到的是开发商一贯的黑帮式的**手段,艺术家们以自己的艺术化的行为表示抗议,还用“艺术国际”的方式呼吁中国艺术研究院当代艺术院为艺术家维权,但没有结果,艺术家自己上天安门广场**。交织着唐福珍**事件,防范事件的再次发生已经是主管部门的任务,所以正阳艺术园区**中政府所答应的补偿,一大半来源于唐福珍的**的力量,诸如唐福珍事件后又有**事件,请看下面的新闻:

 

公民政治与公民艺术:一种新的批评理论 - 麦子方 - 麦子方

公民政治与公民艺术:一种新的批评理论 - 麦子方 - 麦子方

 

    2010年9月10日上午,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凤冈镇发生一起因**引发的**事件,三人被烧成重伤。事件发生后,三人被送到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进行抢救。9月18日凌晨1时左右,伤者叶忠诚因伤势严重经抢救无效死亡。在舆论的密集关注下,江西抚州宜黄“9?10”****事件有了最新进展。9月17日,宜黄县委书记、县长被立案调查,率队**的常务副县长被免职。10月10日,江西省委宣传部发布新闻称,宜黄县委书记邱建国已被免职,县长苏建国也被提请免去县长一职,此前负有主要领导责任的宜黄县委常委、副县长李敏军已经被免职。

    当地政府主要官员因**事件而被撤职,那也是以弱势群体的生命换来的,当然还有**中有一业主拿刀砍死一人的案件也以故意伤害罪定罪,从轻处罚,就是新闻中说的江苏省高级法院作出终审判决,推翻了一审法院对王马玲作出的“犯故意杀人罪,判有期徒刑8年”的判决,将案件定性为“犯故意伤害罪”,王马玲被判有期徒刑5年。事实是这样的:

    2009年5月30日,江苏省宿迁市宿豫区锦绣江南小区内。因不堪忍受**人员逼上门的不断骚扰与折磨, 8名壮汉和一名女人围攻在家门口,大声地辱骂,不停地砸门。面对来势汹汹的**人员,蜷缩在自家房内的中年妇女王马玲决定“挺身而出”,她先让六旬的老母亲照看好3个未成年的孩子,然后提了一把菜刀,挤开防盗门,向门外砍去,最终酿成1死6伤的“****”。

 

公民政治与公民艺术:一种新的批评理论 - 麦子方 - 麦子方

 

    这些事件都又是倪卫华的〈发展是硬道理〉、王劲松的〈拆〉、和倪卫华的〈共建和谐社会〉的作品背后的事件,但迫于害怕**过程中的**和将**过程中的砍死**人,从故意杀人罪改为故意伤害罪的从轻罪名,并不是解决这个民生的法律保障,因为毕竟还没有到只要户主不同意就不能拆,和用刀砍只是正当防卫的法律保障的程度,行政**的结构不改变,这种**依然会存在,河南樱桃沟的**事件,再次给我们提供了这样的材料,我们又可以看到这样的新**事件:

    河南郑州有**新方法。二七区淮河路街道办事处,多位居民被人用车拉到一个叫樱桃沟的地方扔下,待他们回到家中,房子已被拆除。 被抛荒郊的有个人叫李付俊,他因在外打工致下残疾,为供养母亲和孩子,搭个铁皮屋修车。违章搭建铁皮屋当然可依法拆除。但通知限时自拆,却在限时前去**,这显然是违法行政(莫说自拆限时未到,就是限时已到,仍需通知**时间)。另一个被抛荒郊的叫彭灵枝,她本是有房可住,因6月24日房子被**,这才被迫搭建了窝棚。从有房到无房,从良民到“违法”,原来是很容易的,一个原本安居乐业的人,很容易就变成一个不仅无家可归而且寻找栖身之所也违法的人。

 

公民政治与公民艺术:一种新的批评理论 - 麦子方 - 麦子方

公民政治与公民艺术:一种新的批评理论 - 麦子方 - 麦子方

公民政治与公民艺术:一种新的批评理论 - 麦子方 - 麦子方

 

    所以当地人称河南的这个樱桃沟与“扔人沟”。像这种将当地民强行押到车上开到很远的地方,等他们找回自己住的地方,什么房屋都没有了,有人只能搭一个账蓬算是自己的家了的行为很容易让人联系到艺术家的行为艺术,正阳艺术园区的艺术家就是以行为艺术的方式抗议**的,还有像唐福珍的自杀。我们的艺术家也模拟过自杀行为,还有以自杀作为自己的最后一件行为艺术作品的,比如大同大张。如果我们把艺术的视野,其实是视觉的视野扩大一点,那么我们会发现公民的身体表达和视觉表达,同样成为了我们艺术批评的对象,尽管它并不为很多艺术批评家和艺术家所认同,我们没法不承认倪卫华,王劲松的作品是由这些公民的行为来延伸的和深入的,只是他们并没有把它当作艺术来记录而已,但艺术的范围远远超出了艺术已有的概念本身,而每次反艺术,我们只能看成是它对艺术有了不同的认识,和对旧的艺术概念的突破。就像王劲松的〈拆〉,如果不用记录片断就是艺术这样一个概念来确认,或者如我更具体化的表述——新闻即艺术,它就不能称为艺术作品,如果没有社会和政治现场对它的作品的解释,〈拆〉也就会变得只是美学小情调,所以公民政治才是接近了王劲松〈拆〉的途径,而且由于公民政治而拓展了艺术所可以涉及的范围,它不再是谈论政治就不是艺术,艺术要远离政治的这种艺术与政治二元对立论,也不是艺术一定要艺术家所创作的如果不是艺术家的行为就不是艺术的这种艺术身份上的二元对立,而是艺术在公民生活中,或者是包括了艺术家们与非艺术家们共同建构的公民艺术。就像我说的,艺术在向艺术家挑战,网络在向美术馆挑战,乃至美术馆不但是审美的场所,同样也是讨论社会问题的场所,这种艺术都是与公民政治与公民艺术有关的转向,它已经在说,以往的艺术史告诉我们的艺术和美术馆所从事的工作都不再是我们今天参照的准则。从重庆钉子户到唐福珍,从**回家在帐篷内生活到用刀砍死**队员,这种都是弱势群体自我能力的一种唯一选择。网络的公共新闻是这种民众的呈示场所,就是艺术作品以前是在艺术机构展示那样,而现在可以在网络上展示,2010年〈血房地图〉就是这样一件网络互动的公民艺术。在〈血房地图〉上,网友标注的中部和东部地区**事件比较多(作者注,有些关键词在网络上变成了**)。图中火焰代表有**事件发生,床代表有人失去生命,火山代表有群体性事件发生。尽管在**这个敏感词被**所替代,当时新华网报道还是这样报导的:

 

公民政治与公民艺术:一种新的批评理论 - 麦子方 - 麦子方

 

    中国网民正以一种平和方式表达对稳妥推进城镇化进程的强烈期盼——制作一张标注****事件发生地的电子地图。上线不到两周,这张“血房地图”已经拥有近4万人次的访问量。点击地图上的电子标识,人们就能追踪每起事件的简要情况和最新进展。同题报道 10月8日,一张网友绘制的“中国血房地图”出现在互联网上,地图通过标签的方式把媒体报道过的发生过****的地方在地图上标注出来。点击标签,就会出现对该起****事件的描述,网友也可以自主在地图上添加新的标注。发起该项目的网友“血房地图”在地图说明上写道:“本地图由网友根据互联网上的公开信息标注中国各地发生****的地点,让消费者团结起来,拒买血房!”

    当然网上还报导了绘制血房地图的人的想法:

    记者在地图上看到,迄今为止,这一地图已经被网友浏览了七万余次,而标注的血拆事件也达到了82起,覆盖了从上海到新疆、从黑龙江到广西的全国大多数区域,其中大多数****事件集中在东部沿海地区。唐福珍****、江西宜黄****、呼和浩特**通知附带子弹、广西北海白虎头村**等轰动一时的案例在血房地图上都有标注,不过记者也发现,地图上也有一些并不准确的信息,例如发生在成都的唐福珍****案在地图上却被标注到了湖北荆门。

“因为网友可以自由更改地图,所以难免会产生小差错,发现错误网友也可以改正。”地图创建者“血房地图”对记者说。

带血的新房正在销售,你懂的

“血房,就是带血的房子。”网友“血房地图”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血房地图”开通了微博,在微博中号召网友提供并添加新的血拆事件,逐一回答网友提问,并征询网友对血房地图的意见。他说:“血房地图的目的,在于将那些已经,或将要淡出公众视野的****案收集整理,一些两三年以前发生的事件,单凭我一己之力不容易找到相关报道,但有了你们的支持会容易很多。那些带血的土地上,新房正在销售,你懂的。”

对于为什么会创建这样一张血房地图,“血房地图”告诉记者,这只是在微博和网友们讨论**的时候一时兴起的想法,他认为面对如此多的****事件,人们可能会麻木,可能漠视生命,“对我来说,每个个案都很震撼,放在一起,就是想提醒人们不能忘掉。”他告诉记者,他选择了很多种不同的标签标注血房,火焰代表有**事件,床代表有人失去生命,火山代表有群体性事件。 

血房地图〉只是一个公民通过网络而制作的互动图像,这种直观的地图,触动我们的不只是视觉上的象征意义,比如火山,床、火焰等,而是**问题,而且这种视觉不是固定的,它在所有的网友共同参与当地的田野调查,和提供更多的资料的互动行为,最后以发生地图上的视觉变动来呼吁,“希望开发商抵制****的土地”:

“血房地图”在微博上说:“一些正在发生的**案件,需要引起更多的媒体关注,血房地图并不是一个适合的平台。不能指望这样的方式能够引起关注,阻止当下的**。这个平台的目的,是为消费者提供选择依据。如果有一天,这份小小的地图能让某个**利益链上的人对他们的行为方式有所顾忌,目的就达到了。”

“血房地图”告诉记者,现在加入进来的网友越来越多,添加的标注质量也越来越高,他希望能有更多的网友响应拒买血房的号召,他相信市场中消费者的这种选择能产生一定效果,“但是这个利益链条太复杂,消费者的影响还是很有限,什么时候能有有社会责任感的房地产开发商响应这个号召,不再去买有****的土地,那****就差不多要结束了。”(记者 张书舟)

 

这就是艺术家们与非艺术家们在公民艺术**同形成的艺术地带,艺术家的作品的社会性介入与非艺术家的更加事件化和图像化的活动本身构成了今天复杂的视觉现场,说得更加绝对一点,艺术家还在为艺术这个身份在创作的时候,非艺术家们直接以政治权利而导致了可以被称为的作品。当然这些不是艺术家的作品,都在回应着“**”逻辑,我们看到的有些官员的口号,比如宜黄县的官员说:“没有**就没有新中国”,还比如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于建嵘在江西万载县讲课,号召大家不要去拆老百姓房子,该县县委书记在课后的饭桌上如此批驳于建嵘:“没有**,谁来养活你们知识分子”。当然我们接着又看到这样的新闻:

2010年11月3日,安徽省池州市市长方西屏带城管、公安等力量参与该市贵池区梅龙镇的**谈判,声称“不做市长,也要在20天内把梅龙镇铲平”,激起当地村民的愤怒,其座车被掀翻,本人“仓皇逃走”。

 

公民政治与公民艺术:一种新的批评理论 - 麦子方 - 麦子方

 

    所以,让我们再来回顾一下王劲松的《拆》,和应“拆”字而引起的唐福珍事件,宜黄事件,樱桃沟事件,还有〈血房地图〉网络互动,当然,我们再来看倪卫华的〈发展是更道理〉和〈共建和谐社会〉(倪卫华的这两组图片在的“关键词——倪卫华个展”上被合成一组作品。)这两条标语,浓缩了这十年的社会的态度,不同利益方在说着自己利益的事,而公平和公正原则都没有启动,强势方当然是胜利者。在“物权法”没有实施之前等着“物权法”,在“物权法”实施后,这些“物权法”的原则性条款解决不了**的问题,大家又在等〈**法〉,最近,也是因为网络对**事件的各种反应过于激烈,以至于启动的〈城市房屋**管理条例〉的修订,大家都认为新**条例有望于近期出台。在新**条例中,由行政机关自主决定的强制**将被取消,今后涉及到强制**将全部由法院作出裁决。对于这个未经确认的消息,媒体和公众对此充满期待,希望通过法院的介入能够收敛来自行政部门的恣意**,更好地保护私产所有者的权利。但表面上这种新条例是对旧**的修订,但这个注定不是解决问题的有效办法,实际上是:一是**与“公共利益”相关,但什么是“公共利益”,认定公共利益的民主程序如何规定,结果政府形象工程都成了公共利益的理由,而其实是政府公权私用;还有关于征收不能以营利为目的,但地方政府如果没有与土地财政脱勾,政府还是**的巨大的利益主体,商业用地的征收,官商不分,更是**的来源。所以就有“没有折迁,谁来养活你们知识分子”的官腔;其三,对法院来说,如何认可这是公共利益,这不是公共利益,依然没有标准。其四,新**条例针对的〈城市房屋**管理条例〉来修订,但**事件,除了城市房屋之外,主要是城乡结合部的农村土地开发,城市房屋再怎么修改也不能适用农村,唐福珍事件,宜黄事件,樱桃沟事件,都发生在农村而不是城市。其五,由行政许可**改为由法院来判决**,法院能否摆脱行政的干扰,对一个司法不独立的行政国,新**管理条例很可能就是由行政**到法院**,而且行政许可**是叫一些地痞流氓,就像被**方,用刀砍死人只算故意伤害致死,而如果是拿刀对着法院执法的法警,那就是抗拒法律,可以直接拘留,而且法警手拿电警棍,合法执行**将会成为另一种合法**场面。现在让我们再次回到倪卫华的〈共建和谐社会〉,当我在编这个演讲的PPT文件时,十一月我看到很多关于樱桃沟变成扔人沟的视频,到了十二月初在网上却搜查不到了,〈血房地图〉也没有了网络互动,而只留下一张固定的地图标签。涉及到敏感的词都被****所取代,这就是我们的共建和谐社会,难道我们的社会真是很容易被和谐吗?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