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9街

.

 
 
 

日志

 
 

中国行为艺术的堕落与耻辱  

2011-01-03 10:18:29|  分类: 艺术之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一艺术国际

这一天,1985-2010中国行为艺术文献展在宋庄美术馆粉墨登场,数量庞大的行为艺术家赫然出现在文献展名单目录中,这批艺术家为行为作品能第一次进入美术馆而欢欣着,鼓舞着,自我意淫般地从此就进入了中国行为艺术“史”中。我看到了主导这次行为艺术文献展的操刀手和中国行为艺术家之间陶醉而露骨地相互扶掖与合作,所谓重量级的人物再一次迫不及待的去争抢虚妄的头彩,强占统摄行为艺术的山头,进一步的树立自己在行为艺术这个艺术类别中的威权地位。由此我们要追问:谁在替我们做决定?谁在规划我们的行为只能这样,不能那样?谁又想"海底捞"似的一网打尽中国行为艺术家?

 

宋庄美术馆----这个被称之为“中国行政级别最低的美术馆”(注1),明确的告知了我们宋庄美术馆无疑是官方美术机构,这次成为了行为艺术家诸神魔狂欢的表演舞台。而中国的行为艺术家当初所强调的不合作,不妥协在这次与官方美术阵地合作的同时是否丢掉了某种珍贵的东西?空气中弥散着一种遗忘和冷漠的精神,这真是一种不幸!更不幸的是人们在这种意淫中不仅看不到这种不幸,还将这种不幸当幸运来狂欢了!中国行为艺术,在强大的艺术名利场中不可避免的成为了他人手中的棋子,而一旦被操作,就成为了一锅涮锅水。

 

让我们把目光聚焦到过去中国行为艺术的历史浮云中去吧,历数一下中国行为艺术与美术官方的较量吧,清醒的局部测量是非常需要的。那段被隐匿和淡漠的历史,也是最值得我们思考和必须思考的。

 

先看看85时期吧。

 

  “85新潮”期间,行为艺术和观念艺术逐步在中国兴起,中国当时屈指可数的行为艺术家和官方美术管理机构已存在矛盾。任何一种新文化艺术一旦与社会主流文化价值运作系统中发生冲突,其结果必然被打压。进入主流文化体制的艺术,哪怕最为前卫先锋的艺术,在精神创造力方面多半都会遭受阻碍、限制——因为体制的特性就是维护既定的价值,而体制的优越性以及某种权威正是在既定的价值成规中被展现出来。

 

“观念21”这一行为艺术团体,1986年在北京大学实施行为当天,北大便电话询问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和中央美术学院“这玩意儿是艺术吗”?当时的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还打算开除盛奇和康木的学籍。(注2)

 

让我们再把目光注视到89现代艺术大展,粟宪庭《两声枪响:新潮美术的谢幕礼》的那篇雄文。当每一个读者读到这篇雄文无不为老先生的纵横阔论而叫好,但是,再看看肖鲁在沉默十多年后与栗说出一些真相的的对话(注3),且看对话如下:

 

栗:我不再乎是你打的,还是唐宋打的,还是你们俩个打的,我在乎在1989年打的,因为打枪1989的事太大了。

 

肖:栗老师,你要知道,1989那一枪如果不是我肖鲁打的,什么也没发生。

 

这番对话实在有趣,我就不在此长篇细文的去描述89现代艺术大展里发生的恩恩怨怨,但我们至少明白了栗老先生在针对肖鲁这件作品想象式,作品被铸造的描述,艺术家纯然被动的落入“解释学”。批评家与艺术家的对话完全大相径庭,如此无视艺术家创作的真实意图而改头换面艺术家的作品,艺术家被纳入批评家的意义之领域,缺少澄明的状态已是以然可见。现在看来,我们必须警惕被批评家有意拔高或故意降低艺术家作品的意图!

 

  89现代艺术大展上的艺术家有的还没实施作品前就被控制住原因是89现代大展筹委会里的人员把艺术家的信息透露给了官方,康木(注4)一直被看着。有的艺术家在实施作品的时候被官方的人阻止,并被警察抓去审问。朱雁光(注5)等人就被东城区公安局长审问过。这样的事例还不少,现代艺术大展前筹委会和中国美协是有约法三章的,其中一条就是不能有行为艺术。行为艺术家实施作品的环境是如此的恶劣,官方行政机构是如此的排斥行为艺术家,而现在,试图砸碎石头穿透它的行为艺术家却要投送到有官方性质的美术馆里去!

 

  在看看90年代里中国行为艺术家的真实处境,一直是地下状态,所有官方的美术机构都向行为艺术家关闭着,加之伪前卫的架上绘画行销海外,从事行为的艺术家相对来说是比较少的。中国行为艺术家在艰难的处境中顽强的生存着,身上已具备拒绝和官方体制合作的可贵精神,开始有了不妥协的立场,正因为这样,行为艺术圈在艺术界一直以一种异质的面貌而突显。


 
       国内行为艺术从90年代马六明、张洹、朱冥等人在自己家中实施裸体行为作品被抓。在自己家中实施行为作品还要被抓,可见有一双眼睛一直
盯着艺术家不放,和一张无时不在狰狞的网绳。2000年后,中国行为艺术家是真正成熟的时候,一些优秀的行为艺术家创作了一批世界级的行为艺术作品。而紧随着的是2001年4月文化部发出《通知》,直接对行为艺术进行封杀。《通知》说是为了维持社会秩序,净化文化环境,清除文化垃圾。这个通知可以说是权势部门又一次挥起权力大棒,对行为艺术高度打压,参加怀柔行为的很多艺术家遭受了有关部门的询问和做笔录,在中国的不少地方的行为艺术家也得到了有关部门的压制。但中国的行为艺术家勇敢的面对自我和有关部门的双重挑战,所以说,中国的行为艺术家骨子里还是有种的,就是绝不妥协,更别谈和官方体制合作了。

 

这次文献展在宋庄美术馆开张,实在是有必要好好说说。因为我一直在宋庄,和宋庄的行为艺术家过从甚密,更有必要把宋庄行为艺术家的遭遇告知大家。事实也是这样,从我在宋庄参加的无数次行为艺术活动,从没看见栗老师的身影,因为他多忙宋庄文化艺术创意园区的建设,和官方其乐融融,哪有时间和精力对宋庄的行为艺术瞄上一眼。相反的,宋庄的行为艺术家成了官方及诸多人士的心病。

 

  在2006国际裸体日后,宋庄的行为艺术家有裸体实施行为的作品,想不到的是宋庄的一位重量人物说这群行为艺术家是流氓。当因国际裸体日警察在我家里做笔录的时候,我倒不怎么脑怒警察,而是对这位人物的如此冷酷表态极其失望。

 

2006年6月宋庄“人间烟火”展览被宋庄艺术促进会和警方封展,最奇怪的是有一个艺术家的作品在宋庄艺术合作社不能展出,而后来在宋庄美术馆却堂而皇之的得以展出。难道艺术家必须要臣服,挂靠于宋庄的老大才能找到一点可怜的展出空间吗?才能是“有用”的作品?

 

2006年,宋庄行为艺术家集体退出宋庄制造展,以抗议宋庄的文化审查制度,当时的宋庄行为艺术家想到宋庄美术馆实施行为艺术,但遭到了栗先生的断然拒绝(注6),甚至连门前广场都不能使用(注7)。我真不明白,为甚那时不支持行为艺术家,今个儿忽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心血来潮。当初你可是不支持行为艺术家的啊!更叫人寒心的是,有些宋庄的行为艺术家这次忘了当初栗先生断然拒绝你们的冷羹和羞辱。现在你们是跪着爬向宋庄美术馆这个空壳的建筑物的。
 

  2007年,在宋庄举行的“六月联合”行为艺术营的时候,从开始到结束,一直有警察全程陪同,这时候,不知道栗老先生在何处?当艺术遭遇体制限囿,当艺术家遭遇警察的时候,做为宋庄德高望重的招牌人物不知做何感想?

 

当《宋庄镇关于艺术创作展览展示经营有关要求的通知》,这个通知以派发的形式送到很多艺术家手里,通知里明确的规定了对艺术创作进行限制的22条。这丑恶的22条,栗老先生看了情何以堪?宋庄的不少的策展人和艺术家在这22条的面前大张旗鼓的合作,成为官方的帮手和傀儡。说实话,我只看到了你在领导旁边微笑的脸,可你还要在宋庄美术馆举行神马“行为艺术中国文献——1986-2010”!

 

  2008年11月 宋庄行为艺术家在宋庄小堡文化广场进行活动时,被一群不愿透漏身份的人的粗暴干涉,抢夺艺术家的相机 摄像机。栗宪庭先生在接受*****的采访时对此事件的说辞是完全站在官方的立场,搪塞公众,请大家参看王楚禹在艺术国际的博文《谁袭击了艺术家》?(注7)在宋庄的行为艺术家遭遇了如此粗暴对待时,栗老先生在做什么?之后接踵而至的是“被村委会发文严令禁止。”(注8)

 

  2009年9月19日,宋庄两位艺术家前往艺术节开幕式现场实施行为作品,五分钟后被身着艺术节T恤的工作人员粗暴塞入“京GQB706”牌照的小车,带至小堡村委会,两名警察和小堡村治安主任对其进行了盘问,半小时后村治安主任及一治安队员将其强行送回住处。(注9)对当时处在艺术节会场的栗老先生只有100米的距离,难道栗老师也没看见么?还是选择性失明。

 

  2010年宋庄“潮白河艺术事件”,警察抓了人,并拘留了五位艺术家,还有一位艺术家被关押了那么长的时间,在宋庄的栗老先生又发了什么话呢?我就看到了两条短信,要怎么抗议云云。(注10)

 

我之所以用比较长的篇幅回忆了一下我所知道中国行为艺术家过去所遭遇的苦难历史,是在中国的现实语境中行为艺术家直面现实的尴尬与无奈!不管是行政级别最高的中国美术馆还是行政级别最低的宋庄美术馆,执行体制的精神是不打折扣的。而我所举出的行为艺术家的遭遇也只是一部份而已。

 

栗老先生这次长袖善舞,颇有深意的一番苦心大伙是了然于胸,可是想振臂一呼,云者响集的时期是一去不复返了,大伙也早已明白了先生骨子里的“司马昭之心”!况且在国外准备一个文献展,多则五至六年,少则三至四年,如此急急忙忙的做个文献展览,我实在是搞不明白。

 

回顾中国行为艺术历程,自有以来,在前行的路上无不透露出辛酸与屈辱的历史。可以这么说,地下状态就是它存在方式,未被合法就是它的一个边缘性事实,拒绝和官方合作,“绝不安居于任何“监狱””就是它的至高精神,中国行为艺术家的根本处境就是动辄遭官方打击和压制的对像。在历史中的行为艺术就是地下的野火,在有限的自由罅隙中岩浆般的奔涌不息,执坚披锐,驱动冲刺。但就在今天,中国行为艺术仿佛已登堂入室了,在其它艺术类别纷纷失去抵抗力的时候,难道中国行为艺术也要变成铁丝网中的放牧,而忘记了自己伤痛的历史印痕。

 

在中国行为艺术集体沦陷的时刻,在遭受堕落与耻辱的时刻。我依然要呼唤在中国行为艺术界出现单枪匹马的“孤胆英雄”似的行为艺术家,依然要冒出自由穿梭行为艺术界的“阻击手”似的行为艺术家,依然劲射出密闭森林里的“林中响箭”似的行为艺术家,希望他们是斗士更是这个时代的良心。

  评论这张
 
阅读(29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